电子支付斗抢数据 (香港智慧城市联盟陈家豪)


电子支付斗抢数据 (香港智慧城市联盟陈家豪)

内地电子支付成熟,连搭地铁入闸,都可以用手机完成。(新华社资料图片)

本港「手机钱包」电子支付服务愈来愈盛行,多间科技企业抢攻香港市场,从日常消费层面吸客。为了解用户消费习惯,企业收集大量交易数据,当中或存在侵犯私隐的问题。《信报》StartupBeat请来香港智慧城市联盟金融科技委员会主席陈家豪,探讨港企应如何升级转型,以把握电子支付的机遇。

主持:尹思哲 《信报》科技编辑

嘉宾:陈家豪 香港智慧城市联盟金融科技委员会主席

尹: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早前宣布入股饮食资讯平台OpenRice,坊间一般认为,此举旨在开拓支付市场,你同意这说法吗?

陈:科技公司有时表面上做一种生意,背后其实是做另一种生意,如Google是一家广告公司,但它是由搜索引擎起家。内地的金融体制落后,银行之间无法实时支付,因此网购平台淘宝需要支付宝协助完成交易,蚂蚁金服也就是靠此发迹。

港人消费习惯难改,要让电子支付「落地」,必须从庞大市场着手,例如饮食业。今次蚂蚁金服入股OpenRice,可藉此连接商户网络,有助收集用户数据。若公司没有数据在手,根本难掌握消费者的习惯,亦无从推广。

创科助推进信贷评级

尹:你最近曾撰文指出,香港信贷评级体制发展缓慢,可以解释一下吗?

陈:本港发展金融科技(FinTech)步伐一向十分慢。我几年前已撰文批评,但当年认同的人不多。直至最近,支付宝及微信支付打入香港,市场开始出现两种意见,一方面觉得终于「解放」,亦有人觉得被「入侵」。今时今日,不论手机也好、智能卡也好,全世界的电子支付改革基本上已经完成。

香港的电子钱包TNG、拍住赏(Tap & Go)及八达通等,在银行、用户及商户三方的接驳通道,至今不算十分顺畅,仍须努力。然而,世界不会停步,其他地方正迈向信用体制,牵涉不少信贷问题,包括消费者信用额、买车买楼等。

电子支付斗抢数据 (香港智慧城市联盟陈家豪)

陈家豪(左)指出,本港周遭有大量对手,如仍奉行保护主义,势将失去竞争力;旁为尹思哲。

尹:现时收集的数据更多,信贷计算方式又能否更加準确?

陈:过往没有大数据参考,贷款要靠担保或抵押;如没有任何抵押,就要付较高的利息。在这情况下,若贷款人可分享生活资讯,以及消费数据予徵信公司,有助降低贷款风险。银行方面,亦可根据其信贷评级再决定利息水平。

有人担心,这会洩漏个人私隐,但选择权在你手上。你又想低息贷款,又想要私隐,这样「输打赢要」是不可能的。徵信公司的角色就如「小天使」,因它会评估你的消费习惯,发现有问题时更会主动提醒。不少港人误以为,这种做法是内地独有,但其实是源自美国。

港空间小难颠覆市场

尹:据罗兵咸永道(PwC)去年发表报告显示,香港发展金融科技时,倾向以合作模式为主,较少推翻现有制度。你对此有何看法?

陈:过往,香港因地理环境优越,只要靠转口贸易便可发达,这是我们一贯的成功方程式。若要颠覆市场,规模必须够大才能支持下去。

香港只有数百万人,大部分银行及金融机构都有外资或中资背景。这代表改革的主导权不在香港,就算成功推翻制度,市场太小亦无用武之地。若在中美颠覆市场,可以「爆一个城市,再无限放大」,但香港根本无位可走。

在本地FinTech初创的心目中,一定不想跟大机构合作,而是想打倒他们。不过,在现有的金融体制下,完全无位可以走,不容许他们发展,若想颠覆,往往法律未必容许,变成违法。即如在市场中,大家都卖新产品,但你就继续卖旧货,就如当个个转型走向柴油火车时,你仍用蒸气火车一样。

食地产老本无以为继

尹:最后,对于提升本港竞争力,你有何建议?

陈:成功的公司都在不断转型,以苹果公司为例,本来只做电脑;亚马逊及腾讯(00700)今时今日并非只做本业,他们都没被单一业务规限而阻碍发展。

搞电子支付不易,「做一笔蚀一笔」,但当银行有牌照,就如港人买到楼,或拥有的士牌一样,「揸住就可以挠埋双手唔使忧」。传统企业亦一样,香港有不少公司中途转攻地产,没有诱因再发展。

可是今非昔比,现在香港周边有好多竞争对手,这种日子已不能持续。如港府维持以往的态度,认为「投资应该有回报」,或奉行保护主义的话,香港将失去竞争力。

注:以上嘉宾访问均属个人意见,与本报立场无关。

[ English Version ]HK fintech startups need partnerships to thrive: Emil Chan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