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我从小就是个胆小鬼,一开始上幼稚园时就哭上十天,平时也不敢直视「生人」的双眼。但这次我这次却要一个人出发去荷兰,以工代赈,帮忙驻扎在当地的艺术家姑姑做小工,交换一个床位和棉被,另外也会到音乐节做志工,喔!还顺便当个nanny,照顾我不是很熟的姑姑十个月大的小婴儿。

荷兰是什幺我根本不知道,海绵宝宝里的飞行荷兰人很恐怖,只是爸爸妈妈告诉我,去荷兰比独自坐车到新北投或到台南还简单、也更安全,这或许是真的,只要混进海关找到登机口,睡着十六个钟头,就会到荷兰,好吧,我想像整个过程就像搭电梯一样吧。

第一眼荷兰印象

出发前两个小时我还在西门町看电影,以为一切稳当,匆忙奔往机场,海关也很好骗,虽然我还是不敢正眼瞧他,但……谁说会直接到的?到达荷兰前,我必须曼谷转机啊,睡眼惺忪被空姐叫醒,踏出飞机看见一连串泰文,我只有两个选择,第一个是冲回飞机,但匣门已关,第二个,其实我只有唯一的选择,紧跟着金髮高壮的一群人(感觉像荷兰人的人),七绕八转地转到机室,却看到候机椅挤满德黑兰人,伊朗人,印度人……其实我都用猜的,脸包的黑矇矇的,只露出一双眼睛,天啊,我的荷兰人呢?LINE同学,大家都在睡觉,只有绰号吴念真大导演的同学回我,她也很惨,自己在广州很废。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纳姆斯小镇的风车。

飞机保证不会把我搞丢,这是真的,当然我最后到了荷兰,在海关看见正宗荷兰人,北海小英雄的印象就鲜明了,头髮金到剔透,皮肤超级白,白人真的很白,加上维京人猎鲸鱼和当海盗的体格,就像小威的爸爸「黑龙」,两百公分耸立在柜檯后面。感觉他应该会痛揍我、然后用鱼叉把我撵出去吧……但当荷兰人张开嘴微笑、并欢迎我到荷兰的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什幺是「包容性最强,最友善的民族」的意思,比起美国兇狠的海关,一副要把妳吃进肚子的样子,可能跟这里流行吃素有关係,当然我们不要学他们吸大麻,哈哈!

异乡生活的滋味

我们居处在离阿姆斯特丹一小时距离的城市阿纳姆,住在学校给姑姑的宿舍,时差过后,马上忙碌起来,学印染,学编织,有时上浆、缝纫、穿线(姑姑是纤维艺术家),有时则要照顾总是在哭泣婴儿。由于大家都很忙,我有一个任务就是自己穿过小公园或马路到超市购物,购物很轻鬆舒适,阿纳姆的街道都是小小窄窄的,有很多雕塑、小商店和小公园。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Open Air Museum。

因为车小小的,所以必须开得慢慢的,很适合喜欢左右乱晃的步行者,不必担心被车撞,到处都树木和造景,我不知道到底是这座城市里的公园,或这座城市就建在公园内。沿途还会经过许多卖蔬果和杂货的小摊,感觉大家都只是把自己家里的东西拿出来卖。

我发现荷兰的产品名都跟店名相同,如果超市叫顶好,就只会卖顶好洗面乳,和顶好牛奶;全联就卖全联洗面乳和全联牛奶之类的,难道都是自製自销?但我们最常採买的还是当地的农夫市集的生鲜,因为无法想像的便宜,例如台湾一个鲑鱼头约莫台币三百到三百五十元,在农夫市集,一个鱼头恰恰好台币五十,也就是一欧元左右,所以我定期要拎三四个鱼头,和一堆到处都在卖的起司。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农夫市集。

荷兰酪农厉害,不是只有巧达和玛扎瑞拉,更有羊乳起司,腐绿软起司,燻起司等百百种,每种麵包搭一种起司就是另一种个滋味,好吃到让我渐渐忘记我最爱的派克鸡排和摩斯汉堡。

那些日子的小探险

我有许多空档溜到阿姆斯特丹,阿姆斯特丹比台北小,自行车比台北多三倍,自行车专用道却比台北完善。台北专用道有时和人行道重叠,或直接建在人行道上,但阿姆斯特丹则是另外独立,享有绝对路权,行人不能擅闯,以免发生危险。

你如果骑过关渡河滨自行车道,你就会知道要闪避慢行的阿公阿嬷,和躲开边走路、边做外丹功的人有多幺危险,因闪避行人摔车好几次。

阿姆斯特丹真的不大,却有四十二座大型博物馆。我到梵谷博物馆,发现每个人跟艺术品的距离,就像在看邻家妹妹上课画的涂鸦,不用警戒重重,直接在作品前面左右探头探脑。而且还是真迹耶!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Nederlands Arnhem Open lucht museum。

大师的艺术离我只有仅仅三十公分,那幅向日葵,也来过北美馆,挤满人潮的像邮票大小,现在却近在眼前,我看见许多人,就像逛街一样逛进博物馆,或许看看三、五分钟,也就走了还有林布蓝博物馆,他是最伟大的荷兰艺术家,看画觉得是古代人,但看见林布蓝自画像,才发现,原来林布蓝也曾经是小孩,只是,他是非常有才华的小孩。那幅年轻自画像,就如相片一般真实。

住在荷兰感觉离那里都很近,尤其有便捷快速的火车,我们离阿姆斯特丹一小时,也离鹿特丹火车站一小时,离海牙也一小时,这样的距离,让地图上的城市有种「信手捻来」的奇妙感觉。火车站还有通往欧洲其他城市的车次,像是巴黎和卢森堡,我们住在海岛国家很难有这种想像,也很难想像世界竟如此之近,又息息相关。火车宽大,舒服,班次密集,所以选个空档的下午,我们就到了海牙,名闻世界的马德罗丹小人国。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Dam Square 水坝广场。

我们俯瞰全荷兰,古堡、建筑、河流、街道和商店,精緻又美丽,感觉人都在动,在街道走,在逛街购物,準备搭机离开的游客,也有渡轮準备上班的人潮,仔细看,厕所、教室和洗手槽,家具全都缩小,清清楚楚,我觉得任何城市都应该拥有一座俯瞰的立体地图,放在博物馆或市政厅,让大家可以把城市的概念和想像放在脑海中,或许这样一来可能会更有归属、历史感和大家都是一家人的感觉?

荷兰,我们下次见!

回到我居住的小镇,教堂到处都是,我住的公寓已有百年历史,公寓斜对角教堂,也是六百年教堂,过一条街,大运河旁的雕塑公园都是历史久远。

荷兰人温和有礼,但也有疯狂放肆的一面。七月中刚好是世足赛最热闹的决赛周,我的公寓位于酒吧对面,每次比赛,街道墙上打上投影机观战,全镇的人都站在路边看球,并为荷兰的胜利狂欢吶喊,通宵庆祝,楼下的酒吧也热烈地一再重播赛事,街上看完,转往酒吧看,大家举起酒杯再看一次,我的公寓没有电视,也每晚在人群中或趴在窗台看街上的转播,胜利如此,但最后四强决赛荷兰输了PK赛,会暴动吗?哈,没有!全镇的人仅仅是挂着失望的表情,交头接耳,默默地回家。那有人到酒吧看重播吗?当然也没有。

荷兰异乡初体验 十三岁少女冒险之旅

街上正在转播世界盃足球赛。

阿纳姆的音乐节在每年的七月中旬,各种乐团此起彼落的各自吹号,艰深的音乐让我昏昏欲睡,对我而言毫无节奏感,但是观众却摇头摆脑、翩翩起舞。最后我有参与一部分的作品,也展示在会场中。

我在音乐节的工作就是维持场地的清洁,最后居然拿到主办单位的一百欧元报酬,这让我对荷兰人印象再度加分。你问我还会想去荷兰吗?当然想,有任何以工代赈的机会,欢迎通知我吧!

上一篇:
下一篇: